Apo—

《一面镜子。》


  向哈梅尔出发前的短暂修整期中,马尾科学家的邀请头一次被如此快的回应了,对于MM来说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
  阳光,被修复的建筑与暂时被圈围的战地,战争过后的的破败在离去,与CE踱步在街道的MM环顾着宁静后的场景,身边的走动忽然减缓直至暂停,CE的目光也凝聚在了一处,他能感觉到大致的方位,那是一家琳琅满目的小商店,东西繁多而且很少有续货,像是旅行家的当铺,正因如此,善于分析回路的科学家,也无法准确分析她在看什么,但是,她似乎很想要,这点毋庸置疑。
  ‘小女王,你看了很久了,是喜欢?’
  去掉往日的浮躁低沉地声音再三犹豫还是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 。
  在MM打算擅自认为身侧面容精致的纳斯德是默认时,一点柔和与机械的发声回应了他。
  ‘恩,出声询问,你打算送我?’
  ‘嗯哼,这很简单,只要你说......’
  ‘可是ADD,你确定要给我送我看上的么?’话语被打断,接来的是一声类似于提醒的询问与视线。
  那柔和的视线似乎有意引领自己,MM顺着一同看去,这次他看清楚了,那是一面镜子,质地繁琐精美,可都不是最主要的,镜子里赫然是他此刻有些呆愣的模样。
  少女的笑意蔓延,笑声与MM微红的耳根,人造皮肤与布面手套。还不错。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开坑开坑

机械系教授mind x机械系一批研究者ce

  ‘小鬼,你这样无法跟得上我的进度,太碍事我会让你离开的。’
  ‘Mind教授,你应该想办法教导,而不是近似恐吓的斥训。’

‘你就这么信任我?哈哈,真是让人感动。’



  艾里奥斯大学中有闻名于世的机械系,人们将系中顶尖技术核心引领下创造出的器械称为‘纳斯德’
   最初被分出并欣欣向荣的科系却在一次意外事件中遭受了不可逆转的重创。系主任阿德里安教授同第一位学生Adam消失,而作为助手的EVE 却失踪在系中实验室的尽头。
  几年后实验室再一次被人激活,掌握着另一支系的人重新接手了机械系,无论是背后的阴谋牵扯和一己私利,他都将其革除,缓慢的运作下,白发马尾的男子在某日终于找到了他等待已久的一条追踪讯息。

《合作而已。》

【MMxCE】
避雷谢谢?自娱自乐的大概会有后续》

标题?标题我随便来的》
文笔?haha乱七八糟而已》

  清晨,晨曦微光,格外清爽。
  不速之客闯入女皇的家,即使撞了下女皇的侍从也没有减速,跌跌碰碰来到正在研读古籍的皇前。
日常上演着,乐此不疲日复一日
  “Master又昏倒了!!”

‘……这个……傻子。’

紫色小方块似乎从纳斯德女王的表情中检测到似有若无的生气
裙摆在转身时的呼哧声和衔接极近的鞋跟声渐远。
对方的实验室成了最常光顾的地方,罪魁祸首正俯身在桌面上,面容被埋入发丝与稿纸,浅紫发梢同样安然躺在稿纸上。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如此场面,或者说 不如早已猜到。
惯例的,放轻步子走进,女王探出手扶着对方肩膀使其与桌面分离,几张稿纸顺势飘落。窄小着的背部贴近对方的头颈,为了不要打扰对方的动作贴心之至,虽然她并不想承认,对侍从的回答只有‘系统计算后最优的选择’这一个。
  发梢换了更加舒适的地方——女王的颈窝,和银色的一小缕相拥。在核心的帮助下,将工作到累昏的科学家扶到床上可不是什么难事了。
  还差一些… 走进卧室后几步就是取得胜利了,不吵醒对方而缓缓挪动拖延了大部分的时间,不争的事实下,女皇对此有过用蹙眉的神态切实表达了被耽误研究时间的态度。将对方安置在柔软的床铺上,女王掂足去取那最后的、打扰对方安眠的一点阻碍——研究所用的眼镜。
这次可没成功,拉扯的动作远快于睁眼, 本该安睡的人将俯身距离自己很近的女皇狠地一拉,女王跌入科学家和软被的怀中,防止女皇挣脱而转换的位置,牢固的用臂弯锁着已经不会惊慌的女皇 。
  “这是真是一个像梦一样美好的现实,早上好,我的女皇。”
  马尾有些蓬乱但丝毫没有影响平日的形象,慵懒而随性,这句话很早以前就被女皇丢给对方了。
  “放开我,科学家。”
  “这是女皇的礼仪么?恩?请称呼我的名字,而不是我的职业…”
  紫眸对上琥珀色,一方兴趣盎然一方平静如水。
“在此种情况下,你觉得还需要什么礼仪么,艾迪?”
略有诘责,在MM听来是这样。
过久的相处他似乎有些把握从那些细微之中捕捉自己默认为自己囊中的女皇的心情。
这值得他的自豪,所以他丝毫不必掩饰自己此刻的无礼。自顾的圈紧对方,面对面的距离再一次缩短。
“我不记得,合作的文书里有这一条,我的合作者。”
“这也是我想说的,换一种方式来签订协议吧,我早就想好了”
  深入危险的距离停了下来,手套被剥离的手掌包裹了女皇的手,动作流畅而娴熟,再次松开后 ,无名指上的多出的戒指吸引了女皇的注意
“你觉得它会是有力的约束?”
对纳斯德复兴迫切的女皇发出质疑
“哈…这可比那张随手捏来的纸更可信,你应该相信我。现在我要休息了。”
无礼之人随手去下女皇小巧的皇冠,下鄂抵上对方的头顶,合眼安然入睡。
  如此强迫而无礼,这次她不会再拒绝了,科学家有足够的自信,作为心灵操纵者,他的骄傲与对方的反应让他坚信,这次他会赢 ,从时光的手中赢得他的存在,从对方的系统中赢得足够的一席。